主页 > K旺生活 >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 >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
2020-05-29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柠檬小编这幺说

很少有人知道,奥地利这个以音乐和美景闻名的文化国度,

曾经是纳粹迫害的帮兇。和台湾一样,奥地利也在当年错过了检讨自省的机会,

直到近年社会舆论才重新开始重视转型正义,投入研究、成

立纪念馆、纳入教育等等,不让历史重蹈覆辙。

文:杨佳恬(旅奥台籍音乐家、作家)

欧洲最后一个被解放的毛特豪森集中营

我十六岁那年,中学导师安排我们去参观奥地利最大的集中营—位于奥地利中部的毛特豪森。

这座集中营在短短几年间,关了来自超过四十个国家,近二十万人次的囚犯(异议分子、同性恋者、他国战俘、身障人士、智障人士、犹太人、少数民族等),我们得知毛特豪森也有毒气室、近两百阶的「死亡阶梯」(直接把没有力气做工的囚犯丢下阶梯摔死)、焚烧尸体室等。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
▲奥地利毛特豪森集中营博物馆/Wikipedia,下同

只有不到一半的囚犯,在二战结束后活着离开,而实际的死亡人数更高,因为许多被屠杀的人数都没有被记录下来。

老师很详细的为我们做準备,还看了一部才发行不到两年的奥地利电影《猎兔行动》(Hasenjagd)。这部电影叙述毛特豪森集中营最耸人听闻的大逃脱。一九四一年有四到五千名左右的苏联战俘被送进来,他们是所谓的「K囚犯」(K-Häflinge),K是德文Kugel(子弹)的缩写,意思就是这些人都是死刑犯。

一个接一个被饿死、凌迟死,最后的数百名囚犯尝试逃亡,一部分的囚犯甚至牺牲自己做人墙,扑在通电的铁丝网围墙上,让伙伴们爬在他们的尸体逃出去。而外出围捕逃犯的纳粹士兵们笑称:「兔子逃跑了,我们要去打猎了!」最后只有九名(也有数据说是十一名)生存下来。而其他的几百名逃犯,不是被猎杀,或是在雪中被活活冻死。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我们浩浩蕩蕩的坐着游览车,开着山路,绕啊绕,一路到了毛特豪森。

一到那里,就能感受到空气中的凝重。我们这群吱吱喳喳的青春年华小女孩们,在听到沉重的铁门在我们身后「哒」的一声被关上时,突然全都安静下来。在参观了集中营的设施,听了许多肝肠寸断的故事后,接着进去毒气室,当导览员把门关起来,我们彷彿听见这里曾有过的哀叫,也害怕的叫了起来,还有同学脚软跌在地上。

在一个小房间中,我们看到了两个如浴缸大小的焚化炉,墙上钉满了香味浓郁的鲜花、纪念碑、泛黄的照片,许多小小的蜡烛放在各个角落,静静燃烧着。我们还反应不过来时,导览员开口了:「因为许多人都是活活被饿死,死的时候都是皮包骨。一个炉子,一次可以塞进七具尸体。」他指着各处的蜡烛,告诉我们,这些蜡烛是为死者祈福而点的。

我们看了纪录影片,其中有一幕重重的把我胸腔中的空气全敲了出来,令我呼吸困难,那是被关在隔离室中的囚犯在墙壁上留下的字迹:

「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的存在,那幺祂必须向我请求原谅。」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影片中有一个当时解放集中营的军官,这时已是白髮苍苍的老先生了,他几度哽咽,不断擦拭眼角,显然军人的节操使他不想失态。但是,他最后还是忍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,说:「当我打开那扇门时,我看到的,不是人间,是地狱。」

我们这才知道,原来毛特豪森是全欧洲最后一个被盟军解放的集中营。许多囚犯还在美军进来的当天暴毙(心脏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。)还有许多囚犯因为肠胃全损,甚至连盟军发给他们的补给品都无法承受,就这样死去。

回家后,我在日记里写着:「这是多幺悲哀,终于拥有自由时,却无法享受自由了。但是至少,他们是带着自由的灵魂离开的。」

过了二十多年,很多当时看到的听到的,我都不太记得了。但是有一幕,直到今天,依旧牢牢的嵌在我脑海里:那是一张照片。

在参观所有的设施后,出口前有一个摄影展。其中有一张照片,是一个看起来就像一般奥地利农民家里的庭园,角落整齐的叠放着许多不同尺寸的衣服。摄影展中模拟着照片的场景,也搭了一个庭园的角落,整齐堆放了一叠衣服。

原来这是重现当年「猎兔计画」的一个真实情景。那是天寒地冻的奥地利深冬,集中营的管理阶级要求附近村民,看到逃犯必须立刻通报。有的村民不愿意配合,也不愿见死不救,却不知道如何帮助这些逃犯。

而当时囚犯们都只穿着薄薄的囚犯服,在零下近十度的大雪中,生存机率根本是零,附近的居民就趁半夜把家里不同尺寸的冬天衣裳放在庭园的树丛中,希望囚犯躲到一般人家庭院的时候,能够把身上显眼的星条纹囚犯服换掉,甚至也有居民冒着生命危险,把逃犯藏在家里,一直藏到战争结束。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心中的波涛汹涌在这时候整个淹出来。我站在那一叠衣服前面,泪水完全停不下来。我看到了人性最黑暗的一面,都还可以自制。但是,看到在最黑暗的时候,还是有人,就算知道被发现后自己也性命不保,还是愿意对这些逃犯伸出援手,那股力量太大了,彻底撼动了我。

踏出了出口,外面的太阳灼灼的晒着,我的眼泪还是一直流个不停,参观的最后一幕,像只温柔的手,轻轻抚慰着一个年轻女孩的心,我渐渐平静下来。

大家静静的坐上了游览车后,我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,想着纪录片中那位窝藏战俘的奥地利农妇,被问及为什幺这幺做,她淡淡的说:「我是个母亲,我也有孩子在战场上。而这些孩子在家乡,也一定有盼望他们平安回家的母亲。」

当初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当居民们悄悄把衣物藏在花园,他们是否想着自己在远方作战的儿子、父亲、兄弟?当战俘们找到这些衣物换上时,他们的心,或许也悄悄连繫在一起了,而冒着生命危险藏匿战犯的母亲,在最黑暗的时刻,依然不肯放弃人性。

我之所以相信转型正义的重要,也要感谢在奥地利中学里所遇到的老师们的坚持,陪伴我们接触相关知识。一颗又一颗的种子,就这样静悄悄的落在我心中,陪伴着我长大,对我的人生观带来的影响,蜿蜒绵长。

原来,转型正义并不是要撕裂,也不是要翻旧帐,它是要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出口,也是要给予后来的人,新的力量以及希望。

【看柠檬长知识!快点我订阅精选书摘】

*延伸阅读:24hr营业太便利?奥地利商店周末、晚上一律熄灯:否则人会懒惰

*更多大柠檬精选深度好文

*本文摘录自《小国也可以伟大:我在奥地利生活学习的第一手观察》

集中营旁树林「藏满衣服」助逃跑

文:杨佳恬(CHIA-TYAN YANG)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2020-07-19
抗战期间,民国第一报人、《大公报》主编张季鸾与大公报同仁合影。(网路图片)1938年秋天,《大公报》
2020-07-19
近来,坊间陆续有民国年间交通大学、清华大学的入学考试卷流传,水準之高很是让人感慨。不过从考试角度来说
2020-07-19
近来,坊间陆续有民国年间交通大学、清华大学的入学考试卷流传,水準之高很是让人感慨。不过从考试角度来说
2020-07-19
才女林徽因,善诗文,会画画,写的字自然也不会差。虽然 林徽因生前的很多资料都遗失了,但是她的一些诗歌
2020-07-19
不少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或文章都慨叹那个时期的知识份子,是一批有“骨气”而又“好玩”、“有趣”且学问深
2020-07-19
于是「向西方学习」的重点,再一变而为必须学习西方的文化,甚至是西方人的生活方式,不从这样的根底上用力
随机文章
2020-07-16
医圣张仲景/Photo Credit: Wikipedia 相信大家常在历史课本上见到一位着名的中医
2020-07-16
一名70岁老翁,去年被诊断出罹患肝癌第二期后接受化学栓塞,开始服用偏方,今年病情复发,询问发现老翁因
2020-07-16
不少人每天上班手拿一杯咖啡、回家再喝一杯,享受沉浸咖啡香、让咖啡因提神醒脑的感觉,但如果你感冒了、或
2020-07-16
怀孕两个月内服用铁剂,可能造成胎儿畸型,所以,要服用也须在满两个月后。怀孕期间,妇女发生贫血的机会比
2020-07-16
救护车来之前,做好这四步,为生命争取时间 如果碰到急性心肌梗塞或疑似急性心肌梗塞的患者,在急救医生
2020-07-16
(香港讯)帕金森病目前未能根治,主要靠药物“多巴胺受体激动剂”及“左旋多巴”纾缓病症。但长年服用左旋
双流县BB诗生活|一站式查询服务|生活信息网站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